墾丁情懷

Provincial Highway 26我很難解釋我對墾丁的情感。那是一種濃得化不開的愛。

十七、八歲的時候經常在大清早一個人從高雄搭國光號到恆春,再改搭當地客運到墾丁森林遊樂區牌樓。然後,背著背包用雙腳走到鵝鑾鼻,再走到佳樂水。之後搭客運回恆春,再搭國光號或中興號回高雄。

那是八零年代後期。台灣從威權過渡到民主,戒嚴、黨禁、報禁逐一解除。整個社會充滿活力,但也經歷了轉型期的衝突與不確定性。同樣在那段時間,我個人則是從青少年過渡到青年,同樣經歷了人生與人際間的各種衝突與不確定性。當我感到十分沮喪時,我就會一個人去墾丁。

當年的國光號就是美國的灰狗巴士,而且已經是自排的了。我超級好奇,每次搭車到墾丁都坐到最前面的座位問司機問題。幾乎每位司機都用非常驕傲的語氣談他的巴士。而直到今天我都還記得恆春半島的陽光灑進灰狗巴士國光號車廂的感覺。中興號的座位空間就小很多,我的膝蓋一直會頂到前排座椅。

十八歲的我來到墾丁,感受到的是墾丁的陽光與海的無條件接納與擁抱。即使是再孤獨的心靈,來到此地,都會有一種歸屬感與安全感。背著背包,在海岸公路上走著。讓陽光灑在臉上,聽海浪的聲音。享受墾丁的溫暖,也享受孤獨。只有來到這裡,你才會發現,孤獨,也是可以享受的。

Provincial Highway 26 Shadao (Sand Island) Provincial Highway 26 Provincial Highway 26 Fengchuisha (Provincial Highway 26) Highway

那時墾丁國家公園剛成立,也真有國家公園的樣子。當年,在路上常遇到本地人挖掘一些植物。採的量不多,就是一個小塑膠袋。我問用途,他們戒慎恐懼地說,採回家當藥材。又說,警察巡得很勤,抓到是要罰錢的。當年大家都知道國家公園的保育使命,現在大家都把墾丁當成遊樂區了。

就像南灣,我有二十五年沒去過了,而且是刻意不去的。我最後一次去南灣是一九八六年。那年哈雷彗星回歸,我和家人到南灣的沙灘上看彗星。後來,南灣成了遊客從事各種水上遊憩活動的區域,任何時候都擠滿了人。二十年來再也沒有人看過南灣的金沙白浪,年長一點曾經看過的也幾乎不記得了。

說到哈雷彗星回歸就想起另一次觀星,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七日的獅子座流星雨。那天晚上一個人開了車就往墾丁衝,在貓鼻頭待到天亮才回高雄。流星沒看到幾顆,但過程非常有趣。

山也 BOT,海也 BOT。我也一直不喜歡夏都沙灘酒店,因為它讓我無法再自由進出我青春歲月回憶中重要的一部分——墾丁海水浴場。還記得十九歲那年考上汽車駕照,第一次駕車離開高雄的目的地就是墾丁,而墾丁海水浴場正是我們的第一站。

我更不喜歡墾丁大街。為什麼要到國家公園逛夜市?

還好,只要避開南灣與墾丁大街,整個恆春半島基本上還是很寧靜的。幾年前我寫過一篇〈恆春半島景觀公路〉,介紹過半島上由省道、縣道與鄉道組成的公路網以及沿線景點。現在看來文章有點舊了,但基本上那些還是我每次自己開車去恆春半島都會走的路。

如果你問我哪一段是我的最愛,我大概會說是這一段:台 9 線從楓港往東到壽卡,屏 199 縣道往南到牡丹,屏 199 甲縣道往東到旭海,台 26 線往南到港仔,屏 200 縣道往南到滿州。

而這又讓我想到旭海南田段台 26 線貫通工程的爭議。我覺得用共線的方式解決就好了,不需要再修築會破壞生態的新公路。台 26 線與達仁到壽卡的台 9 線、壽卡到牡丹的屏 199 縣道、牡丹到旭海的屏 199 甲縣道共線,也算貫通了。

Provincial Highway 9 (South Round Highway) Pingdong County Route 199 Pingdong County Route 199A Provincial Highway 26 Pinddong County Route 200 Rainbow (Pingdong County Route 200A)

最近幾年,每到國慶假期,我都會到滿州鄉里德村賞鷹灰面鵟鷹秋季在十月上旬至中旬過境墾丁國家公園,過境期約二十天。襯著里德開闊的地形,灰面鵟鷹在高空盤旋。我去幾次都沒帶望遠鏡,純粹在現場體驗氣氛。相信我,那就很值得了。

Lide (2010 Kenting Raptors Festival) Lide (2010 Kenting Raptors Festival) 2010 Kenting Raptors Festival (Lide) Hovering Gray-faced Buzzard

還有每年夏天牡丹鄉野薑花季。在這個季節來到東源村,你會看到一大片的野薑花海。非常壯觀。既然來到東源村,當然也要看一下水上草原與哭泣湖。而既然來到牡丹鄉,更不能錯過旭海的溫泉、海岸與漁港。

Floating Prairie and Butterfly Ginger Field Weeping Lake Xuhai Fishing Port Xuhai Coastline (Provincial Highway 26)

南仁山龍坑這兩個需要申請才能進入的生態保護區大概是墾丁國家公園最像國家公園的地方。我最近一次去南仁山是今年年初的事,而再之前已經是二十年前的事了。二十年過去,南仁山並沒有變得太多。龍坑的崩崖地形更是值得一看再看。今年年初去龍坑更是刺激,海浪打到礁岩濺起的浪花被強風吹成鹹鹹的颱風雨。那是你在別的地方體驗不到的。

Mt. Nanren (Nanrenshan) Ecology Protection Area Mt. Nanren (Nanrenshan) Ecology Protection Area Longkeng Ecology Protection Area Longkeng Ecology Protection Area

除了九零年代離開高雄到嘉義與國外念書的那幾年,二十多年來我至少每季都會去一次墾丁。很多時候甚至是一季去好幾次。我早已不再是當年憂鬱的青少年,墾丁也不再是當年單純的國家公園。但我對墾丁的情感沒有改變,墾丁對已經是中年的我也仍然有療癒力量。

你呢?你跟墾丁的故事是什麼?希望那是一段浪漫的愛情故事。如果不是,找個假期到墾丁一遊吧!不要只是去「玩」,而是用心去學習、探索、觀察、欣賞與體驗。相信你也會愛上墾丁。

延伸閱讀:海角狂熱恆春半島景觀公路香檳夜未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