髮思

念國中時抱著自己摸起來像菜瓜布的三分頭發愁,上了高中解除髮禁之後翻著美髮店的髮型書不知該選哪一型發愁。時光飛逝,到了中年則是望著鏡中的滿頭白髮發愁。以下是 2009 年 7 月至 2010 年 11 月間我在 Twitter 上分享的關於髮型、特別是中年男子髮型的思考片段,共 18 則。如果你有興趣,歡迎追蹤(follow)我的 Twitter 帳號:@hao520

  • 「對像我這樣幾乎滿頭白髮的人來說,染髮過後一段時間看著染過的頭髮再看著從髮根冒出的那一層新生白髮,強烈的對照的真會讓人有『青絲染秋霜』之嘆。」(2010-11-21)
  • 「護照過期了。早該換了,舊護照上的照片是十年前留長髮的,和現在樣貌差太多。之前從小港機場出境就被海關官員盤問許久,還要我拿出貼有近照的證件。結果我的駕照也用那張照片。於是又再來一輪盤問,最後終於放行。」(2010-11-13)
  • 「1987 年,我高二下學期那年教育部解除髮禁。上學期我聽到風聲就不剪頭髮了,也沒人逼我剪。半年過去真像流浪漢,還那樣去參加自強活動。我每次看照片都覺得很醜,但當年的心態就是若為自由故美醜皆可拋呀!」(2010-11-04)
  • 「很多長髮男性只是把頭髮留長,髮質很差又沒髮型可言,真是可以加上好幾句粗話的醜。好好護髮吧,白髮多了就染一下,再去剪個好看的髮型。怕麻煩就別留長髮!」(2010-10-26)
  • 「在美髮店看著鏡中的自己是件需要勇氣的事。如果夠專注且時間夠長,你會開始看到之前的自己,時間就一路倒流到幼兒時期坐在架在椅子扶手的洗衣板上的自己。就在你逐漸從現實中抽離出來時,又會冷不防看到現在的自己。」(2010-10-24)
  • 「前幾個月自己用指甲花染髮,效果勉強可以接受但久了還是不滿意。今天回歸專業卻忘了作好準備,竟穿著白色 polo 衫去染髮!領子果然在沖水時被弄濕,當然也染了色。還好,回家噴衣領精丟洗衣機,還是洗乾淨了。」(2010-10-24)
  • 「剛剛在口袋裡塞了家裡鑰匙和一些錢就到美髮店染髮。沒帶智慧型手機,漫長等待過程多半都在讀《蘋果日報》,四十分鐘過去竟然還沒讀完。也許和我沒戴眼鏡讀得慢些有關,但不得不說偶而認真讀報也是件頗有樂趣的事。」(2010-10-24)
  • 「指甲花染髮心得。一、只有白髮會上色,白髮量多者染後有挑染效果。二、調咖啡染後數日都有醬油味,調紅酒味道較淡。三、染後約一週都還會掉色,洗完頭別拿太好的毛巾擦頭髮。四、染完隔兩週再染一次,顏色較易固定。」(2010-10-22)
  • 「觀察一群四、五十歲中年男子的心得:外貌已不是那麼重要。髮型、穿著、配件比起外貌更能影響他人對一個中年男子的第一印象。」(2010-10-21)
  • 「難道只有我覺得中分髮型不適合賴清德?」(2010-08-12)
  • 「藍橘雙色優惠取消後第一次搭高鐵,感覺車廂內的乘客數跟之前差不多。在左營站看到許多平頭商務大叔,應該跟天氣熱有關。平頭真是個有趣的髮型,它讓某些人看起來很帥,但讓大部分的人看起來都很土。」(2010-07-07)
  • 「也許受 Steve Jobs 影響,國內 IT 大廠 CEO 最近流行穿著休閒(例如 T 恤、牛仔褲)出席產品發表會。然而他們依舊身體僵硬,面容死板,表達乾澀,髮型保守,配件不搭。看起來很像稻草人。」(2010-06-15)
  • 「高鐵上南來北往的商務大叔規格都很類似:頭頂蓋著沒什麼髮型可言的油亮頭髮,戴著閃亮銀色鏡架的無框眼鏡,褲子口袋裡塞了厚厚的皮夾。相較之下,同齡商務阿姨的樣貌就有較多的變化。」(2009-11-24)
  • 「談到穿著就想到這篇四年前的舊文〈解除心中的髮禁:從心理學觀點看髮禁的解除〉:『髮型和自我認同有什麼關係?……讓孩子有機會在自己的頭上變出各種花樣,……孩子可以觀察師長同學的反應,這正是一種促進自我探索的絕佳實驗。』」(2009-11-21)
  • 「在公車和捷運上常看到像這樣的國高中男生:喜歡擺出一種像是不屑所有人的表情,頂著一頭像是拖完地直接扔到矮牆上的拖把的頭髮,用像是脊柱嚴重側彎的身體姿勢歪斜地站著。這『美學』是從哪學來的?」(2009-11-05)
  • 「下午的麥當勞有不少商務大叔。深色長褲、淺色襯衫、金框眼睛、平庸髮型(以上四項為簡配)、小筆電、3G 網卡、行動電話、藍牙耳機(以上八項為全配)。」(2009-11-02)
  • 「對我這麼一個(幾乎)滿頭白髮的中年男子來說,讓自己堅持不染髮的往往是些小事(例如想到喬治克隆尼),讓自己放棄堅持跑去染髮的通常也是小事(例如被路人叫阿伯)。」(2009-09-28)
  • 「在台南市也路過早就拆光光的水交社。三十多年前常到水交社理髮,當時還是小學生的我體型很小,理髮師傅還得在理髮椅的扶手上架個洗衣板讓我坐在上面。」(2009-07-12)

延伸閱讀:髮事解除心中的髮禁:從心理學觀點看髮禁的解除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