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護自身路權與安全:展現適度侵略性之必要

不論任何國家或城市,道路永遠充滿了危險。台灣更是如此。在這樣的道路環境要確保行程順利一路平安,你就必須能夠有效預測其他用路人的行為。必要時,甚至必須展現適度的侵略性以維謢自己的路權與安全。

典型的台灣汽機車駕駛有如下特性:

  • 沒有正確路權觀念,不知道什麼時候誰該讓誰。
  • 不懂防禦駕駛技能,不注意周圍的人車與路況。
  • 欠缺社交互動技巧,無法有效以眼神與手勢與其他用路人溝通。
  • 角色取替能力不足,一廂情願認為所有用路人都會仔細注意路況。
  • 駕駛習慣具侵略性,為滿足自身利益不惜侵犯他人路權或對他人造成危險。

要能在由這樣的人組成的交通環境中生存,你需要非常多的人際智慧。這不表示交通規則與駕駛技能不重要,只是它們並不是道路知識的全部。大部分的道路知識其實都是關於人的,而且是內隱的,只有經由實際經驗才能學到。

我開車時非常尊重其他人的路權,該讓的時候我一定讓。但因為台灣駕駛欠缺路權觀念且侵略性高,當別人應該讓我卻不讓時我會回以適度的侵略性以確保或迫使對方禮讓。例如直行經過十字路口遇到對向車道駕駛疑似意圖搶在我通過之前左轉,我一定用嚴厲的眼神看著對方,閃大燈(或許再加上連按喇叭)嚇阻對方,同時以維持在道路最高速限的速度通過。

你如果沒有持續施加如此高強度的壓迫感,很多沒有與其他用路人維持眼神接觸習慣的駕駛會收不到訊息。又如你一時害怕稍微減速了,很多駕駛會誤以為你要讓他先過。所以你還是要把交通規則背熟,搞清楚自己的路權,才能有保護自己的堅定意志。你也得有熟練的駕駛技能,才有維護路權的能力。

當然,這不是要你盲目跟別人比狠。有些駕駛就是擺明了不讓你,或是根本沒看到你。像這種傢伙你也只好先讓他過,事後再詛咒他罹患《怪醫豪斯》裡的怪病又被庸醫誤診亂治。

這讓我的駕駛行為顯得粗魯,我也不喜歡這樣。但在這個全民違規的國家的道路上,太溫和太有教養只會讓你永無止境地被別人侵犯。台灣的道路文化其實非常男性化,道路空間的使用方式傾向掠奪與爭戰,而非合作與分享。這也是許多女性駕駛朋友開車上路感到恐慌的原因之一。但現實是不論男女,維護路權的唯一方式就是透過各種方式展現適度的侵略性。

我知道還是會有人覺得不要管別人,一路讓到底就好。但那並不能保證你的安全,甚至會增加你發生意外的風險。我在路上看過很多駕駛顯得很膽怯,什麼人車都讓,不該讓的也讓。這種駕駛人讓人最害怕,因為你很難預測他們的行為。他們常常會在其他駕駛完全無法預期的情況下突然停下來,他們對於車流的反應跟一般駕駛不同,不懂得與其他駕駛溝通,對其他駕駛以各種方式傳送的溝通訊號也常常視而不見或無法解讀。這些都有可能導致意外的發生。

所以,要能確保自身在路上的路權與安全,除了要熟悉交通規則、熟練駕駛技能,還必須確定自己對其他用路人的行為有足夠的洞察力。如此,你才可以有效預測其他用路人的行為。那樣的預測力讓你能夠採取適當策略影響別人(通常不可避免地帶有某種程度的侵略性)藉以維護自己的路權,並採取適當的防禦性駕駛方式以維護自身的安全。

延伸閱讀:風險知覺與防禦性駕駛全民違規的國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