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公拼圖

高雄市政府三月十三日晚間拆除文化中心的蔣介石銅像,分解為兩百多塊的「蔣公拼圖」轉送桃園大溪「蔣公雕塑公園」。前幾天晚上到文化中心散步,經過這個原本放置銅像的空間,我順手拍下了這張照片。

Cultural Center

拍這張照片的時候,我想到 2002 年 HBO 的電影《真相拼圖》(The Laramie Project)。這部電影是關於 1998 年一位同性戀大學生馬修薛佛(Matthew Shepard)被懷俄明州拉瑞米(Laramie)鎮上兩位仇視同性戀的鎮民毆打凌虐致死的真實事件。在法官考慮宣判其中一位嫌犯艾倫麥金尼(Aaron McKinney) 死刑或無期徒刑前,馬修的父親起身發言

「……我相信死刑。我現在最希望的就是看到你死,麥金尼先生。但是,現在也是該開始療癒的時候,是該為沒有慈悲的人展現慈悲的時候了。即使因為馬修的緣故讓我覺得很難這麼做,但是麥金尼先生,我要賜你一條生路。每次你慶祝耶誕、生日、國慶時,請記得馬修已經沒辦法這麼做了。每次你在你的牢房醒來,請記得那一夜你有機會也有能力停止你的作為。麥金尼先生,你從我身邊奪走我的最愛,我絕對不會原諒你。麥金尼先生,為了紀念一個已經失去生命的人,我賜予你生命。願你長命百歲。願你每一天都為此感謝馬修。」

就算蔣介石是二二八事件首要元兇,就算那是獨裁者的銅像,就算紀念堂是威權時代的遺蹟,我們難道就不能像馬修的父親一樣站在更高的高度來面對嗎?為什麼我們的高雄市長不能這樣說:

「我相信蔣介石是二二八事件的首要元兇,我也相信蔣介戶是製造白色恐怖的獨裁者。但我仍認為應該保留蔣介石銅像,因為它是歷史的備忘錄。它時時提醒我們,台灣的民主化歷程既漫長又艱辛。保留蔣介石銅像,不是為了紀念蔣介石,而是為了紀念我們曾經因為蔣介石獨裁統治而失去的一切。保留蔣介石銅像,證明了台灣不會忘記這段歷史的教訓,也證明了現在的台灣是一個比當年更民主更健康的國家。」

有小聰明偷偷摸摸拆銅像,還不如有大智慧藉由不拆銅像換來開闊格局與社會和諧。將負面情緒直接發洩出來很容易就成了毀滅性的行動,但將之轉換為建設性的作為就需要更高層次的思考。

在電影中,拉瑞米鎮上一面招牌寫著:「仇恨不是拉瑞米的價值(Hate is not a Laramie value)。」仇恨是不是台灣的價值?看看人們談論政治議題時的嘴臉就知道了。不,我指的不只是電視上那些政論節目中所謂的名嘴,我指的是每一個人。為什麼人們總是不留情面地攻擊,並千方百計想除去自己不喜歡的人?

「北風與太陽」的寓言我們小時候都聽過,我們從小到大也都信服那些溫暖與包容的人。可惜的是,放眼台灣社會,懂得以柔克剛的人還真的不多。不管政治立場如何,大家的心中都充滿仇恨。直接宣洩仇恨,換來的回報也是直接宣洩的仇恨。不知不覺中,仇恨,成了台灣的主流價值。

台灣真的不能再承受更多的仇恨了。現在,是該開始療癒的時候了。

延伸閱讀:少一點否定,多一點同理柔弱勝剛強與歷史疏離 危機誤解接踵而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