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明亮的《黑眼圈》

三月二十五日晚上,我到高雄大遠百威秀影城蔡明亮導演的《黑眼圈》。那是七點十分的見面會,除了蔡導演外,主要演員李康生、諾曼奧圖與蔡寶珠也都出席開場。(本文無劇情,請放心閱讀。)

"I Don't Want to Sleep Alone"

很多人可能會想問:容易懂嗎?會不會很悶?有沒有不適合青少年觀看的畫面?好不好看?我就簡單回答:容易、不會、沒有、好看。《黑眼圈》的劇情結構基本上是線性的,角色也都很單純,你不可能看不懂。節奏也不慢,你不會覺得悶。少數幾個涉及「性」的畫面也都沒有超出輔導級電影的尺度。這是一部好看的電影,從頭到尾好看。尤其是最後的一幕,真的讓我的眼淚流了下來。走出戲院後好長一段時間,我都還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我鼓勵大家去看這部電影,而且要儘快去看。如果第一周的票房不理想,各家戲院可能就不會繼續放映了。我也想給想看這部電影的人一些建議。放輕鬆,不要帶著對電影或導演的刻板印象進電影院,也不要試圖去分析導演想要透過電影表達什麼想法。看電影時,你只要做一件事:讓自己跟著角色投入電影之中。蔡導演的電影處理情緒向來十分節制,但只要你願意投入電影之中,你會感受到最真實的情緒。讓自己投入,讓自己自由地去感受各種情緒反應吧!

我還想講一件事。大約十年前,我藉著到紐約訪友的機會參觀了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第一次去,不太了解有哪些重要館藏。當我經過 Matisse 的 Dance 時,我嚇呆了。之前抱著一本比電話簿還厚的美術史當睡前讀物每天讀時,就很喜歡這幅畫。突然間看到高 259.7 厘米寬 390.1 厘米的原畫出現在面前,真是又驚又喜。我在畫作正前方的椅子坐下,盯著那幅畫看了好久。附帶一提,我喜歡的另一幅 Matisse 的畫作 The Red Studio 也在 MoMA。

如果你問我看不看得懂,我會說我不知道。看到這兩幅畫時,我的美術史知識都忘光了。不過我很高興我忘光了,因為我可以不帶任何偏見也不作任何假定地欣賞這些畫作。那種喜歡與喜悅,很單純,也很真實。

看電影也是一樣。任何人其實都有能力欣賞任何形態的電影,只要願意接納與嘗試。許多人覺得看不懂某些電影,那是因為他們帶著太多的假定與預期去看電影。當電影不符合他們的假定與預期,他們就覺得困惑。這樣的困惑,就會讓有些人覺得電影不好看或看不懂。換句話說,當我們覺得看不懂某些電影時,往往不是電影本身的問題,而是我們沒有給自己足夠的自由度,讓自己可以完全投入電影之中。

各位親愛的朋友們,趕快找個時間去看《黑眼圈》吧!如果你之前沒有看過蔡導演的電影,請給這部電影一個機會,也給你自己一個機會。相信我,《黑眼圈》不會讓你失望的。

延伸閱讀:我看蔡明亮的電影別看新聞台了,多看電影吧!為什麼看不懂?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