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重擊》首映會

昨天(29 日)《巧克力重擊》的導演李啟源及演員在本地舉行一場座談,我剛好因為要開會而無法出席。後來李導演經由我的同事得知我非常喜歡看電影,而且不管什麼電影我都可以談心理學的關聯,就邀請我參加晚上在鳳山東亞影城舉辦的首映會。電影 4 月 7 日才正式上映,在這篇文章中我只談一些無關電影細節的感想。無雷,請放心閱讀。

首映會的活動,由下午 5:30 在鳳凌廣場的「嘻哈街舞」展開。導演、製片和演員都到了。電影在高雄縣多處取景,獲得縣政府補助。這場首映會基本上是縣政府辦的,縣長楊秋興及夫人也來了。

電影放映從 7:00 開始,在東亞影城,整個廳座無虛席。觀眾以學生為主,大部分是中學生,也有大學生。導演邀請我坐距離與視角最好的那排,後來縣長及縣長夫人就坐在我和導演的中間。

跟其他藝術性較高的國片比起來,這部電影的劇情很簡單:一位對嘻哈音樂及街舞著魔的少年,在經歷種種挫折後,不僅仍然保有對街舞的熱情,也變得更成熟。說故事的方式也很簡單,任何人都一定看得懂。

看電影時我特別注意了觀眾的反應,發現大家都很能投入電影中。這部電影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有兩部分。第一,攝影品質非常好,成功傳遞了非常精緻的視覺效果。第二,巧克力的爸爸剉冰泉這個角色,讓電影的故事更有層次。

基本上,《巧克力重擊》和近年的所謂「新電影」不同,它是一部類型片,而這也是讓我最感動的地方。如果每年都能有夠多的類型片,就能讓更多的觀眾回到戲院,也能重新撐起台灣的電影工業。

當你看到東亞影城的外觀時,我不曉得你怎麼想。如果你住在台北、台中或高雄市,你或許會覺得這間戲院怎麼又破又小。還有更讓你驚訝的事:全高雄縣只有兩家戲院,另一家是岡山鎮的統一戲院。一個人口超過百萬的縣,竟然只有兩家這種規模的戲院。

台灣人為什麼不看電影?這是很嚴重的問題。電影能夠傳達高度的真實感,讓電影中的幻想世界帶來真實的知覺與情緒衝擊。在看電影的時候,觀眾非常容易將自己投入看電影的經驗中,可以暫時逃離戲院外面那個充滿壓力與不快樂的現實世界。記得很多年前在美國時,我曾經連看三場電影,從天亮看到天黑。相信我,那真的有療效。

台灣人如果都不看電影了,那麼當他們想暫時逃離現實時,豈不是無處可逃?或許,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社會如此浮躁。原本應該在電影院釋出的壓力,都發洩在別人身上,造成台灣社會人與人間經常互相侵犯。

如果你還愛自己的話,一定要多看電影。如果你是愛台灣的,更應該多看電影。如果你很久不看電影了,不知道有什麼電影可以看,《巧克力重擊》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延伸閱讀:為什麼看不懂?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