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互信代替點名

今天看到新聞報導,這學期開始,中國文化大學規定學生選課後要上網填寫上課座位表。理由是,學生有固定的座位,就可以節省教授點名的時間。此舉引起學生反彈,今天開始上網聯署。中午兩、三個小時就回收三千七百一十六份,有三千七百零六人聯署反對上課固定座位。總務長唐彥博於是宣佈暫緩實施。

我一直覺得,在大學裡還要點名是一件極為愚蠢的事。點名,就像是恐怖分子挾持人質一樣。用生活中的事例來類比,點名,就像歌聲難聽的人在 KTV 裡拿槍抵著朋友的頭逼迫他們聽自己唱歌一樣。現在各大學都有教學評鑑,由學生在期末評量老師的教學表現。如果你的學生不喜歡你也不喜歡聽你講課,但你用點名的方式強迫他們在教室裡忍受你一學期,你覺得他們期末會給你幾分?什麼?你期待學生產生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你想太多了。

大學生跟中學生不一樣。在中學裡,學生的學習不只是學生自己的責任,也是老師的責任。學生如果不主動學習,老師必須主動介入,想辦法讓每一位學生都學到東西。大學生多半已成年,大學教授也不是學生的監護人,實在沒有資格與權力像中學老師一樣「要求」學生做什麼或不做什麼。

是的,不論是選修課或必修課,主動學習、準時出席、課前預習、課後復習,這些都是大學生的責任。但大學生既已成年,就有選擇的自由。他們有選擇負責的自由,當然也有選擇不負責的自由。老師的責任是針對領域與學生的特性,為課程作最好的準備,讓自己在講台上有最好的表現,讓願意主動學習的學生在知識上有所成長。那些不來上課的、不認真念書的,都是學生自由意志下作的決定,老師不滿意也只能接受。

文化大學李天任校長說,「學校本來就該以負責任的態度關懷及要求學生上課時間要到教室用心聽課」,又說「一發現學生缺席即可瞭解及關懷學生,不可使學生因缺課過多而致期末考被扣考」。這樣的想法背後的假定是,學生的學習是學校的責任。這完全沒有大學的自由精神,是極為不適當的。

請注意,我並不是說學生蹺課或不認真念書是正確的或值得鼓勵的。我要強調的是,老師不應該也沒有立場限制學生的自由。老師的責任範圍內能做的,在消極的層次,只有提醒學生要為自己行為可能的後果負責。老師應該在開學第一天就提醒學生:

「大學裡的考試,其實只有兩種有效的結果:及格與不及格。及格的學生中,分數的高低未必代表能力的差異。六十分的及格標準,是一個下限。只要自己負責地學習,很容易超過這個標準而考高分,就算加上測量誤差的影響也不至於不及格。如果未能認真學習,而讓自己的程度接近六十分附近,又剛好因為各種因素(心情不好,題目難了一點,考的剛好是沒念到的部分……,諸如此類)而不幸考不及格,那是你自己決定將自己置於那樣的風險之中的,不是任何人把你當掉的。」

在積極的層次,改善學生學習態度,則要藉由師生互信的建立,而非任何強制的手段。我在「改善教學品質應從建立師生互信做起」就說過,

「只要你願意先解除武裝,給學生最大的信任與自由度……你將會發現,你的學生也會給你同樣程度的信任……他們感受到你的用心,就會儘量做到你對他們的期待。你不需要耳提面命,他們就會主動學習。你不需要點名,他們就會經常來上課。你不需要問『有沒有問題』,他們自然就會來找你討論問題,聊到午餐時間都過了你們還想繼續聊下去。」

學生不是笨蛋。如果你的教學能讓他們覺得蹺課能做的事都不如聽你講課有價值,他們就會開開心心來上課。固定座位或任何形式的點名,反映的是老師對自身能力的缺乏自信及對學生能力的不信任。不僅不會幫助學生學習,還會有反效果。

延伸閱讀:改善教學品質應從建立師生互信做起教學感言老師與教書匠醫學生的出席率與醫學教育改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