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與釋夢

在高雄市五福二路與中山一路口的城市光廊旁,有一塊看板,由藝術家描繪改造為森林公園後的中央公園的想像樣貌。這對高雄人來說原本是件好事,不過看板下方的文字標示令我感到困惑。(見圖,點圖放大。)

Yuanmeng

看板上的文字標示是中文「園夢」後面跟著英文 “Interpret a dream of the CENTRAL PARK”。昨天晚上,我在人行道上,從看板的右方走過,所以先看到的是英文。突然看到 “interpret a dream”,「夢的解釋」,我還以為高雄市政府要蓋一座佛洛依德公園呢!

往前走了幾步看到「園夢」,才恍然大悟,原來圖上的 “interpret a dream” 應該是用來翻譯「圓夢」的(「圓」與「園」同音)。根據教育部的國語辭典,「圓夢」一詞的意義是:「解說夢兆的吉凶。薛仁貴征遼事略:『帝設朝,宣袁天剛、李淳風司天臺官圓夢。』水滸傳˙第六十五回:『被晁蓋一推,撒然覺來,卻是南柯一夢。便叫小校請軍師圓夢。』」換句話說,就是「釋夢」。我自己常用的 ABC Chinese-English Dictionary (DeFrancis, 1999),也將「圓夢」譯為 “interpret dream”。

然而,「圓夢」一詞在現代漢語中指涉的,已經不是原本的意義了。在類似「對於所有想要靠薪水『圓夢』的人而言,定期定額投資其實是更容易達成目標的方法」、「歲末轉職旺季,中彰投就服中心幫轉職者『圓夢』」和「信念造就一生,不放棄希望就能『圓夢』」這樣的語境中,「圓夢」的意義,指的是夢想的「實現」而非「解釋」。從現代漢語的語料來推論詞的意義,我們就會很清楚看出,「圓夢」的意義就是「實現夢想」。

我相信撰寫看板文案的人當初挑選「圓夢」一詞時,想到一定是「實現夢想」而非「釋夢」。那麼,為什麼會有 “interpret a dream” 的翻譯呢?我可以想像,唯一的可能,就是那位女士或先生在漢英詞典中查「圓夢」的英譯,查到 “interpret a dream”,但是不認得 “interpret” 這個詞,也沒有再確認如此翻譯是否適當,就直接用上了。事實上,不論用 “realize” 或 “fulfill”,都比 “interpret” 適當。

這些詞都不難,大約只有國中程度而已。政府官員或承包廠商只要稍微用點心,很容易就可以避免類似錯誤。這也反映了國人做事「差不多就好」的習慣,做事既不確實又不細心。不論是拼音也好、英譯也好,政府單位的心態都是「有就好,亂拼錯譯皆無妨」(參閱:喜愛找碴遊戲的國人國王的拼音)。反正國人多半只看中文標示,不會細看拼音或英文的部分。反正遠看都是一串字母,拼音正確與否,翻譯適切與否,一般國人也看不出來。

可是,如果拼音和英譯只是做個樣子,目的只是唬弄國人,根本沒打算幫助不識漢字的外國人,那又何必拼音?何必英譯?如果如此差不多的表現也能自稱「國際化」,那叫「作白日夢」,不叫「圓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