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險不知覺

嘉義縣一處地下爆竹工廠發生爆炸,現場六人慘遭炸死。十年來,類似的事故已經奪走六十二條人命。同一天,交通部表示有意限制駕駛人視線範圍內不得裝置行動電視以維護行車安全,卻遭到部分計程車駕駛及行動電視業者反對。兩個看似無關的事件其實反映了同一種心理:人們對風險的知覺出了問題。

爆竹工廠的意外,或許讓許多人覺得台灣人真是要錢不要命。但是台灣人真的那麼願意冒險、那麼不怕死嗎?回想 SARS 流行期間,即使感染 SARS 的機率比感染肺結核的機率還低,但大家還是怕得要死,形成人口一罩、甚至連胸罩、衛生棉和免洗碗都拿來當口罩的世界奇觀。怕呀!台灣人當然怕死,而且從他們喜愛藥酒和補品的程度來看,說不定還是全世界最怕死的。

今天的問題不在於台灣人不怕死,而在於對風險的知覺有問題。在沒有標準作業程序與嚴密安全措施的地下爆竹工廠工作,發生意外的機率當然高。做一天也許運氣好沒出事,做兩天或許也沒事,但暴露在高風險的環境時間愈長,出事的機率就愈高。就像騎車不戴安全帽、開車不繫安全帶或不與前車保持安全距離,因為長期重複這類不安全行為而發生一次導致死亡的意外,機率其實非常高。但是人們往往低估了這種重複性活動的累積風險。

開車看電視的風險問題,在本質上是一樣的。電視節目是一個持續吸引注意力但與駕駛交通工具無關的刺激。開車對於駕駛人的視空間認知資源需求極高,而看電視同樣是需要視空間資源的認知活動。認知資源有限,當使用同樣資源的兩件作業同時執行時,看電視必然會對開車產生干擾而影響駕駛表現。有經驗的駕駛人都知道,開車時只要稍微不夠專注,就很容易發生意外。認為開車看電視不會影響行車安全的人,其實是低估了這種不安全的行為的累積風險。

認知心理學研究告訴我們,人們的風險知覺原本就不是非常可靠的,有時高估,有時則低估。但是在台灣,從 SARS 造成的大恐慌及衍生的各種怪現象、到地下爆竹工廠意外一再重演、到汽機車駕駛人經常做出的各種不安全的駕駛行為,在在顯示台灣人的風險知覺實在是太糟糕了,說不定還是全世界最糟糕的。

台灣人完全不懂得保護自己,他們往往低估了風險也低估了安全措施的重要性。結果非常諷刺,怕死的台灣人反而經常讓自己暴露在最高的風險中。如果民眾不能從這樣鮮明的對比中覺醒,意識到自己的風險知覺其實不可靠,那麼就算懲處再多失職人員,或是法律限制再嚴格,也阻止不了人們繼續在自己選擇的、但其實是可以避免的意外事件中害死自己及別人。長此以往,美麗之島遲早會變成死亡之島。

(原發表於 2004 年 6 月 11 日中國時報時論廣場「觀念平台」專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