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校園裡的民主

在雄中兩年多的學生生活,使我長大了很多,瞭解了很多事,也產生了很多問題。

我常覺得,在我們校園裡,大部分的同學對所謂的民主精神非常不清楚,這是很奇怪的現象,因為從小學及國中的公民課程中,應該可以學到相當多的民主與政治的訓練,而不致於連民主的基本精神都不懂。

不懂民主的第一個現象是絕對的服從。在小學階段,對權威的絕對服從是正常現象,但若到了高中階段仍然如此的話,那麼真的可用「悲哀」二字來形容。這方面的例子很多:如開班會時,有不少人從來沒發表過意見的。還記得髮禁尚未解除時,曾和同學談到過髮禁不合理的問題,同學卻說,規定要理平頭,我理就是了,反正平頭也蠻清爽的。問題是,沒有規定髮式的必要,頭髮是我自己的,我覺得理平頭清爽,我就理平頭,我想留長髮,就留長髮,不必規定我該理平頭,我自己會處理自己的頭髮。還有報紙問題,學校規定全校各班要訂閱五份國民黨黨報中的一份,這很明顯的不合理,有的同學竟說「沒什麼不合理的,它們告訴我正確的立場」。可是問題在此:我們已有判斷是非的能力,不必告訴我們什麼該看、什麼不該看,我們自己會判斷。最近有 FAPA 和民進黨辦的「台灣民主聖火長跑」,新聞全部被封鎖。我和班上一位同學談及此事,他的看法簡直不像高中生:「有些事是人民『不應該』知道的。」問題又出來了:我們國民的民智真的低到要執政者來替我們決定哪些該知道、哪些不該知道嗎?國文課本的第一、二課,從國一到高三,一定是蔣介石先生和孫中山先生的文章,國立編譯館這麼做極不妥當,卻很少在班上聽人談過。三民主義課本成了變相的政令宣傳,國父當年的微言大義,現在被國立編譯館拆得支離破碎,斷章取義,以配合政令的宣傳,可是同學仍抱書猛啃,似乎對此沒什麼意見。校長說同學都拿一樣的手提袋他看了比較順眼,結果很多同學果然又拿出了學校的黃色手提袋。「學校這樣規定,我們照規定做就是了。」他們說。

第二個現象與前面所述相反,是極端的偏激。這類例子較少,但確實是存在的。前幾天校門口有張海報,被同學寫上了一行字:「校園要民主,教官滾出去。」我認為出此言的人根本不懂民主。軍人在校園中到處出沒,的確有點不倫不類,但以台灣目前的處境,軍訓課程又是必需的。如何在兩者間作一協調,不是小問題,實在不是「教官滾出去」就能解決的。不僅有偏左的學生,也有偏右的學生。在班上談政治,如果你在某些觀點支持從前的黨外人士和現在的民進黨,可能就會有人跑來你是台獨。

第三個現象很普遍,那就是沒有團體觀念,關於此一現象的問題和前述第一點類似:我們從小學開始,就學習團體生活,因為團體生活讓學生瞭解到「法治」的意義。然而現在在校園中,只求一己私利,眼裡卻沒有團體與紀律存在的現象比比皆是。每天升旗集合,總是有幾個人珊珊來遲,而且都是經常性的。昨天再三叮嚀要帶文法課本,結果今天到學校來偏偏有些人就是忘了帶。對學校有意見,只會鬼吼鬼叫,惡意攻訐,卻不循正常途徑與校方溝通。

談了這麼多存在於學生之間的畸形現象,也該對校方有所批評。我要說,校方也沒有民主觀念。拿報紙問題來說,為了這個問題,我曾和主任教官談過。他的說法是,「這五份報紙的言論較正確。」言論正不正確同學自會判斷,更何況那五份報紙立場也不客觀。我知道關於報紙問題,學校是受到了上面的壓力,不該把責任全推給校方,可是主任教官的言論實在令人失望。開學時為了手提袋問題,我跑過幾次教官室。蕭教官說是因為校長在開會時講了一句話,說學生都拿一樣的手提袋他看了比較順眼。於是校方便有了手提袋樣式的規定,可是,校長的話就是聖旨嗎?這麼與學生密切相關的問題卻不與學生討論,而且這個問題合理、不合理,學校訓導人員難道沒有判斷的能力,只因為校長講了一句話?如果合理,為什麼連平常沈默寡言、絕對服從的同學,也有人站出來表示他們的不滿?學生向校方表示不滿,校方卻以「這是規定」為由,要求同學遵守,拒絕作任何的改變。這就是沒有民主觀念,一派極權作風。

學生在學校裡,不僅要求知,也要學習「社會化」,這兩者是同等重要的。社會化中民主精神的培養佔了很大的部分。走筆至此,結論已顯然易見:改革教育制度,使民主觀念更有效地傳達給學生,改革包括了教材、教學方法、以及學校對民主的態度。對變遷中的台灣社會來說,這是當務之急。

(原寫於高中三年級上學期的週記。)


Comments are closed.